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首     页 泰安概况 图片新闻 通知公告 活动专栏 大 事 记 泰安名人 特产名吃 市情资料库
泰     山 时政信息 史志动态 信息公开 泰山文化 泰安风光 名镇名村 志鉴论坛 历史文化遗迹

韩国高僧满空与泰山佛教
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7-07-06

  泰山佛教史上虽然出现了僧朗、道安等高僧,和灵岩寺等繁盛的名寺,但由于其山历来是道教和泰山地方神(如东岳大帝、泰山碧霞元君)占主导地位,佛教作为一种外来的宗教,在泰山并不占据优势。从地理位置看出,灵岩寺、玉泉寺等佛寺庙被排斥在远离泰山登山中轴线以外很远的地方,只有普照寺与登山中路近在咫尺,属唯一特例。而这座佛寺的中兴,主要应归功于五百年前一位韩国高僧的努力。

  一、高丽僧满空的身世之谜

  《新续高僧传》载:“释满空者,高丽(今韩国)僧也。人称云公,盖其字耳。永乐间,与数僧航海东来。宣德三年给度牒令参方礼祖,因登泰山,访古刹,重建竹林寺,复驻锡普照寺,四方纳衣受法数千。天顺七年闰七月二日,说偈而逝。弟子洪因为建塔立碑,称普照寺初祖云。”这一记载来自普照寺《重开山记碑》。该碑立于明正德十六年(1521)九月,碑文记载了满空自高丽来到大明,后到泰山复兴竹林寺和重建普照寺的历史。这位高丽僧满空有着怎样的身世?为何远渡重洋至中国并在泰山修禅?已成为数百年来的泰山佛教疑案。

  近年泰山学院周郢教授通过史料考证,解开了满空身世之谜。朝鲜李朝立国后,太祖李成桂以儒为国教,排斥佛教,实行放逐禁中僧侣,减少寺田等政策,使佛教大受打击。而明朝由于明太祖曾为僧人,对佛教有割不断的情愫,对佛教的保护和提倡不遗余力。两个王朝对佛教政策形成的推力和拉力,使朝鲜发生了一次影响颇大的逃僧事件:据《朝鲜李朝实录》记载,庆尚郡僧人适休,前往妙香山内院寺,招引该寺僧众八人,于永乐十九年(1421)正月十六日乘桴潜渡鸭绿江,逃入明朝统治之下的辽东。辽东都司将诸僧送赴北京,受到明王朝的礼待。朝鲜政府除了严缉各僧亲旧,并遣使奏明廷,请求交还“逃僧”,被明成祖拒绝。 周郢教授认为,满空便是此“逃僧案”中的和尚之一,依据有三:其一,《重开山记》碑中记载满空和尚等数僧来华时间是永乐间,而逃僧事件发生在永乐十九年,时间相合;其二,《重开山记》碑称诸僧是“扁舟航海”而来,而朝鲜《李朝实录》记录其乃“乘桴渡鸭绿江”,都是用小船偷渡,手段相合;其三,《重开山记》碑说满空和尚来到明朝,明廷“遣官送赴南京天界寺住坐”,而朝鲜文献记录明朝对逃僧的处理也是“奉圣旨前往南京住天界寺”,两者结局相合,所说的应是同一件事。由此满空的身世便解开了:满空禅师名信云,俗姓刘氏,乃平安道妙香山内院寺僧人。永乐十九年随师适休潜渡来明。从其来到中国算起,到他在泰山普照寺去世的天顺七年(1463),满空大师在中国共生活了42年,而他在泰山兴佛的时间长达35年。

  二、满空与泰山佛教的复兴

  满空到明朝后,于宣德三年(1428)登泰山,寻访古刹。他在泰山复兴的第一所寺庙是竹林寺,竹林寺建于泰山西溪之旁,自唐以来屡兴屡废,金元之际高僧法海重建后盛况空前:“东振齐鲁,北抵幽燕,西逾赵魏,南距大河,莫不闻风趋赴”(元李谦《重修竹林宝峰寺记》)。法海被国师赐号为“明慧大师”,有弟子千人。元末战事不断,竹林寺遭兵火之燹,先后衰落。满空先重建竹林寺,完工之后又开始兴复凌汉峰下之普照寺。并在此寺“驻锡禁足二十余载,以无为之化,俾四方宰官长者捐资舍贿,鼎建佛殿、山门、佛堂。伽蓝焕然一新,宇内庄严,绀像金碧交辉,僧徒弟子及湖海禅衲依法者,何止数千也”。满空于此传法讲学,许多达官贵人、文人名士也倾倒于他的学识,待以师长之礼。满空禅师作为四方敬仰的一位硕学高僧,使竹林寺、普照寺这些废弃的寺庙在泰山之阳重新开山并延续香火,至今仍是泰山佛教圣地。同时在此传法讲学,使佛教在泰山得到复兴和发展。

  三、满空复兴泰山佛教成功的原因

  作为一个外国人,把佛教这种外来宗教,在本土宗教占主导地位的泰山进行发展是困难重重的,考其复兴成功的原因对当代文化的和谐发展亦有重要启示。首先,泰山文化具有包容性,具有“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”的特点。两汉之际佛教传入中国后,与泰山传统信仰相融合。而且泰山还有接纳外国高僧的历史传统,如东晋时印度高僧佛驮跋陀罗在泰山建立云禅寺,南朝宋印度罽宾王子求那跋摩在岱北人头山立衔草寺。这种历史渊源,使得泰山更容易接受作为高丽人的满空。最后,明廷比较崇佛,如碑文所载满空在中国的佛教活动,便受到明政府的大力支持。泰山佛教在明亦有复兴之势,洪武年间在普照寺设立州僧纲司,成化朝相继重建洪福寺、藏峰寺、弥勒寺、云台寺等,一时梵香甚盛。这些客观条件使得普照寺复兴成为可能,正是这诸种因素,成就了一位韩国高僧在泰山的弘法辉煌。

  (泰山学院历史与发展学院  王